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魔石充值

勒兹万·彼得雷斯库:扣动扳机的刹那,我还在想

2018-07-04 11:15编辑:zz-uv.com人气:


勒兹万·彼得雷斯库:扣动扳机的刹那,我还在想着广岛

2018-06-16 07:06 来源:未来文学 父亲 /戏剧

原标题:勒兹万·彼得雷斯库:扣动扳机的刹那,我还在想着广岛

我还是想娶她为妻,她实在是漂亮,即便她曾被一个男人糟蹋过,即便她可能同所有骑或不骑日本摩托的男孩都有一腿。我是在部队,在射击训练前,才明白这一点的。扣动扳机的刹那,我还在想着广岛。总也瞄不准。没人告诉我们哪只眼该闭上,我闭上了右眼,准星就是为右眼设计的。结果,我打中了下士。

黑眼睛

[罗马尼亚]勒兹万·彼得雷斯库

高兴 译

勒兹万·彼得雷斯库:扣动扳机的刹那,我还在想

我在装卸小车中间躺着。凌晨一点,我裹着大衣,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。得喝点什么。我将手伸进垃圾,四下翻寻,一点够意思的东西也没找到。一阵难以描述的恶心向我袭来。感觉所有的细胞都已起皱,干枯,变成了曲线。细胞在死亡,我对自己说,棺材也能漂浮。安德雷娅梦见过这一情景:那是在菲拉雷特一间病房,她父亲正处弥留之际,一连数夜,她就睡在父亲身边的椅子上。父亲不断垂危,两次,十次,无数次。自从降临尘世,人就站在生死之间[1],什么破玩意儿,人在思考,羊在思考,牛在思考[2],总之,我们全都在思考,想得眼珠子都掉出来了,落进铜管乐中,但鱼不思考[3],因为它知道一切[4],难道不是吗,毫无表情,如我一样挂在挂钩上,与此同时,我颤栗的身体却感到了霓虹灯的光芒,这是街上唯一闪烁的霓虹灯,照进我手中,我用手指肚里的光线寻找着,并不指望能找到什么,却拣到一个啤酒罐,里面竟然还剩有一小口啤酒,夜深人静,黑夜深处,有声低语吩咐我快喝,我立即照办,抽搐着,将那点酒倒进口里,随后,感觉饥饿难忍,左手在黑暗中摸索到了一样冷冷的黏乎乎的东西,是块比萨饼,旁边,还有一本色情杂志,估计,是三楼或四楼那个女房客丢弃的,那女人歇斯底里地爱上了一楼的男房客,背贴着墙,就像照片上那样,磨蹭着脊梁骨,然后,把刊物扔到了院子里。我咽不下比萨饼。妈妈正在一栋埃及式住宅楼里等我,就在两个岔路口之间。岔路口很大。即使一个月不开窗户,黑色的尘土,就像煤灰似的,照样会落上她的花边和脸颊。她一直在等我,等了这么长时间,我都不敢确信,她是否知道我还活着。兴许,谁都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。现实中。对,也许,可现实又是什么。嗨,瞧,我捡到了一个酒瓶,不可能吧,竟然还有四分之一的酒,像是威士忌,真是神迹,我要高声地赞美神迹,赞美所有喝威士忌的人,然而,我在发出感叹之前,打住了。上一次,当我高声赞美某某时,安德雷娅将我的东西扔到屋子中间,我们住在一间极小的屋子里,我感到窒息,试图勒住她的脖子,她及时地逃脱了,住到一个婶婶家,将我的衬衣和袜子丢在了地毯上,真是奇怪,几乎万籁俱寂,只是时不时地,响起救护车的汽笛声,当他们把我送到医院时,我们和解了,大约三天时间,安德雷娅的脖子周围都绑着花哨的紫罗兰色布条,后来,我记得,她又看起了滑冰,欧洲体育频道上的,还问我什么叫两周跳(dublu tulup),我笑了,离那条被孩子们弄得臭气熏天的街道还远,我的孩子死在了一场愚蠢的事故中,邻居家的割草机压住了他的身子,切掉了他的头,只在葬礼上才勉强回到原位,殡仪馆用一根白线缝住了头,不行最后吻礼的话,压根儿就看不出来,因此,我没有给孩子最后的吻,遵照习俗,牧师建议家人朝棺柩投掷土块,我的土块最大,我用尽全部力气投了出去,此刻,这瓶酒也快喝完了,我该怎么办呢。

街角处,又亮起了一盏霓虹灯。

然而,一切反而模糊不清了。

勒兹万·彼得雷斯库:扣动扳机的刹那,我还在想

勒兹万·彼得雷斯库

就像那时,我加入乐队,在柏林,戴着剪破的手套,演奏爵士乐。顾客们坐在桌旁,一动不动,盘里的牛排很快凉了,那叫酷[1]。我什么曲子都会,观众都冻僵了,可没有人表示异议,餐厅子夜时分打烊,人们站起身来,哈着冷气,穿上大衣,往眼睛处压低就连吃甜点时都不脱的帽子,静静地离去,就像压根儿没来过似的。皆大欢喜。[2]

(来源:网络整理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zz-uv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